多元智能理论的起源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教学 >> 教育理论

多元智能理论的起源

   

  多元智能理论的起源

   

  对于智商概念和智能一元化的怀疑是普遍的。有瑟斯通(L.L.Thurstone)、齐尔福德(J.P.Guilford)和其它批评者的著作为证。但在我看来这些批评还不够,上述智能的全部概念都应重新检验,并像实际情况那样加以替换。 
  我认为我们应该从测试和测试的数据中彻底解放出来,注意一下另一种更自然的信息来源,那就是世界各地的人们是怎样获得那些对于他们的生活非常重要的技能的。例如想一想在南半球海域航行的水手们,是怎样通过观察天空的星座、走过水域的特征和少数分散陆地的标志,在成百上千个岛屿中找出航行的路线来的。在水手的群体中,智能就意味着航海的能力。再想想外科医生和工程师、猎人和渔夫、舞蹈家和编舞者、运动员和教练、部落首领和巫师。如果接受我对智能作定义的方法,对这些不同的角色都应该加以研究。我认为智能是解决问题或制造产品的能力,这些能力对于特定的文化和社会环境是很有价值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谈到智能是一元还是多元的,也没有说智能是先天就有的还是后天获得的,我只强调智能是解决问题和制造产品的能力。我的工作所探索的,是上文提到的水手、外科大夫和巫师等所运用的智能的结构。 
  到目前为止的研究工作都在寻求对智能准确的描述。智能到底是什么?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和同事们对大量有关资料作了深入的探索。据我所知,这些资料还从未被认真研究过。这些资料的一个来源是已知的正常儿童各项技能的开发过程,另一个重要的来源是脑受伤后以上技能丧失的状况。当一个人中风或脑受伤后,有些能力可能受损,有些能力可能因为与受损能力没有联系而保留下来。从脑伤病人得到的有力的证据,说明人类的神经系统经过一百多万年的演变,已经形成了互不相干的多种智能。 
  我们的研究小组同时也研究其它特殊的人群,如超常儿童、白痴专家、患孤独症儿童、学习障碍儿童。以上这些不同的人群表现出参差不齐的认知层面,但这些能力很难用一元化的智能观点来解释。我们还检查了不同动物种群的认知和截然不同的文化背景与认知能力的关系。最后,我们对两类心理学的数据加以考虑:一类是经过统计分析的各种心理测试之间的关联性,另一类是有效技能训练的结果。训练某人学习A技能,能否有助于他的B技能的提高?例如数学培训能否提高音乐智能?反过来呢? 
  很明显,通过研究上述认知的发展过程、脑伤病人智力丧失的分布情况和一些特殊的人群,我们的收获是巨大的。应用统计分析的方法,将所有的数据输入计算机,然后记录得出结果的要素或智能的种类,只是一种理想的状态。这些重要的信息,不是可以用计算机分析的,我们必须在分析中发挥主观的作用。事实上我们只能尽量认真地研究以上结果,然后力图按照我们自己和持批评观点的读者能够理解的方式将其组织起来。我最后整理出来的七种智能,就是力图组织归纳大量研究资料的结果。